将军谈对越反击战:杨得志比许世友打得好?

发帖者:
字体:
发帖时间:2016-10-26 09:29:47

 

 

核心提示:广州军区司令员(东线总指挥)许世友将军、副司令员我的老上级吴忠将军:昆明军区司令员(西线总指挥)杨得志将军,副司令员张铚秀将军都是我军的著名战将,参战部队也是久经战火考验的英雄部队,都是为国家和民族打仗,哪个军人不希望自己打胜仗呢?但战场情况千变万化,各种意料之外的情况随时发生,“胜负乃兵家常事”,怎么能妄下结论呢?东线个别部队在后撤时是出了一些问题,但西线部队在作战时也有不少失误。

1

资料图:杨得志

我是山东省汶上县九区张董村人,在私塾读书时,受到具有爱国主义思想的老师影响,于1938年底和两个要好的同学走上了投笔从戒、抗日救国的道路。那年我不到15岁,在八路军山东纵队6支队1团2连当了战士。

当时战斗生活十分艰苦,每天都是要行军打游击战。为了打击敌人和避开大股敌军,什么办法都想到了。为了迷惑敌人,我们就反穿着鞋行军。当时也没什么军服(参军第2年曾发过一套),和老百姓穿得差不多。

晚上宿营根本不敢脱衣服睡觉,因为随时会有敌情。时间一长,身上生了虱子。一次,我回家探望,妈妈看见了,她心疼地哭了,说什么也不让我再干八路了。但我说服了家人,又回到了队伍上。

[张老在战斗中不断地成长进步、到建国前夕,他已是人民解放军第5兵团第17军第50师第149团团长了,但他也两次负伤。尤其惊心动魄的一次遇险发生在建国之初,他从贵州去南京军事学院上学的路上,突遭土匪伏击,张老夺过机枪和警卫班拼死突围,紧要关头,友邻部队赶到,他才顺利突围。

1950年12月,我在南京军事学院高级系学习。1951年国庆周年阅兵时,我是军事学院方队第4排第4人。

当晚毛主席接见并宴请我们,按规定,每人只许向主席敬一次酒,但我多敬了一次,因为我太激动了。1952年毕业,1955年我任陆军第49师第一副师长兼参谋长,1957~1959年,我率部参加了平息四川藏区的达赖集团叛乱。

2

1978年10月以前,我任11军副军长。那天我正在腾冲组织军事演习,突然接到军区的命令,任命我为14军军长,立即到任不得延误。我连家都没回就出发了。

路途很远路况也不好,所以我带了两个司机昼夜兼程。昆明军区副司令员张钰秀将军正等着我,他向我简明扼要地讲述了相关事项,我立即接手整军备战。

当时“文革”刚结束,部队遗留这方面问题还较多,我到任后,即郑重宣布:当前的中心工作就是准备打仗,其它一切问题,打完仗再说,如有互相扯皮延误作战的,一律从严处置。

大战在即,同志们的觉悟还是有的,全军上下的思想很快统一到备战上来了。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发财机会:

重大商讯:

强军网|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强军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