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裁员由安倍幕僚任命!

发帖者:
字体:
发帖时间:2016-06-07 10:00:19

自2013年以来,菲律宾单方面提起南海仲裁。而在仲裁前后,美国和日本等域外国家在南海问题上,从政治、外交、军事等多方面频频对中国进行挑衅,同时对仲裁庭施加压力。这背后隐藏着美日菲军事同盟利用南海争端,滥用国际仲裁打压中国的政治阴谋。

在菲律宾突然提起仲裁之前,中国与东盟于2002年签署的《南海各方行为宣言》第四条规定,有关各方承诺根据公认的国际法原则,包括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由直接有关的主权国家通过友好磋商和谈判,以和平方式解决它们的领土和管辖权争议。另外,中菲早在一系列双边文件中达成协议,一致同意,通过谈判解决争端。2011年中菲还发表了共同声明,承诺坚持之前的双边谈判友好协商。为什么菲律宾突然就变卦了呢?这背后是什么力量使菲律宾背信弃义,单方面提起仲裁?

菲律宾在政治、外交和军事上依靠美国,而美国需要利用菲律宾这个哪怕是很弱小的盟国充当马前卒来挑战中国,遏制中国。美国舰机频繁地到中国周边海域进行抵近侦察,在南海实施所谓的“自由航行”行动,用武力打压中国在南海的主权及海洋权益主张。美国在南海问题上频频搅局,从幕后走向台前与中国对抗,一方面是纠集其盟国和“伙伴”围堵、遏制中国,阻止中国的快速发展及和平崛起,另一方面是给予盟友和“伙伴”们对抗中国的信心。美国诬蔑中国在南海搞军事化,实际上自己才是南海地区军事化的推手。

作为美国走卒且与中国存在钓鱼岛及东海划界争端的日本,近年来也频频提及南海问题,与美国一唱一和。比如,日本利用作为今年七国集团(G7)峰会东道主的便利,极力兜售日本首相安倍晋三主张的所谓三原则,即“基于法律的主张”,“不使用武力威胁”和“和平解决争端”。会议主题本应是全球经济治理和合作,然而日本却不断宣传所谓的“海洋安全”。5月27日,峰会发表的首脑宣言提及“海上安全”议题,称“对东海和南海的情况表示关切,并强调和平管控和解决争端是非常重要的。......支持通过法律手段来和平解决争端”。其实,这些都是企图占据道德高地,在南海和东海牵制中国。

南海仲裁案中,仲裁庭的五名仲裁员除了一人是菲律宾指派外,其余四人都是由时任国际海洋法法庭庭长、日本前外交官柳井俊二任命。柳井起初提名斯里兰卡籍的克里斯·品托为庭长。因为品托的妻子是菲律宾人,这一任命遭到外界质疑,柳井才不得不将其更换为加纳籍法官托马斯·门萨。作为南海仲裁庭唯一的非洲仲裁员,门萨长期在欧美求学和工作,其余四名仲裁员都是欧洲人。这显然违背了关于国际司法和仲裁法庭的人员构成应该体现世界各主要法系和公平地域分配的原则。事实上,代表中国的波兰籍仲裁员Stanislaw Pawlak在管辖权裁决中支持菲律宾。柳井本人是安倍晋三的幕僚,极力推动日本修改和平宪法。这不得不令人质疑仲裁庭的合法性、公正性。

领土主权争端问题不属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调整的范围。对于有关领土主权、海洋划界、历史性海域或所有权、军事活动等的争议,缔约国有权不接受强制仲裁。也就是说,对此类争议,仲裁庭无权管辖。菲律宾提出的15项诉求,其实质都与主权和海洋划界问题密不可分,都在中国于2006年做出的排除性声明的排除事项范围之内。所以,中国对南海仲裁案“不接受,不参与,不执行”的态度和做法符合《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有关规定。仲裁庭要做出有管辖权的裁决是错误的,严重背离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的精神及有关国际仲裁的一般国际法原则,其公正性和动机十分可疑。

(王翰灵,中国社会科学院海洋法与海洋事务研究中心主任、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海外网专栏作者;吕青,美国辛辛那提大学法学院法学硕士)

 

精彩推荐:
发财机会:

重大商讯:

强军网|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强军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