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往今来超级变态,惨无人道的阴刑!

发帖者:
字体:
发帖时间:2017-01-11 08:37:00

吊奶头:这是专门用于女犯的刑法,即用细绳拴住两个奶头,将女犯悬吊在空中,仅仅让两个脚尖着地。

吊半边猪:将女犯一侧手脚的拇指(拇趾)捆在一起,然后悬吊起来,在另一侧手脚上悬挂重物。

吊鸭子凫水:用绳子将女犯的双脚捆扎在一起,头朝下倒挂起来,然后将其身体不断浸入水中,当女犯被呛得即将昏迷时,再将其拉出水面。如此反复进行,受刑者极难忍受。
 

 

倒挂金钟:用绳子捆住女犯的一只脚吊起来,然后将另一只脚和双手从背后捆绑在一起,使其身体倒悬于空中。在上述刑法的基础上,一些人还进一步发挥想象,不断创造出新的花样,这种刑法是先将女犯的衣裤剥光,然后将其双手和双脚的拇指(拇趾)从身后捆扎在一起,面朝下悬吊起来(有的还用特制的铁钩勾住女犯的鼻孔悬挂于梁上,迫使其仰起头来)。行刑者一边审问,一边推动受刑人身体,使其在空中摇荡,这叫做“坐飞机”;如果此时女犯仍不招供,接下来便实施第二步:将两只竹编的小筐分别吊挂在女犯的两个乳头上,然后不断向筐内加入砖头、石块等重物,这称为“挂炸弹”。这种刑法是极难忍受的,其痛苦程度比单纯的吊奶头更大,因而一经发明便立刻普及开来。四十年代在重庆的“中美合作所”,杨汉秀、李青琳等一些年轻的女员都遭受过这种酷刑的折磨。有时,特务们也将此刑用于男性犯人,只不过将“炸弹”改为挂在阴茎或睾丸上。

古今妇刑大观

不知从何时起,人类发明了酷刑,并将其作为审讯犯人、获取口供的重要手段。酷刑一经问世,法律便失去了应有的尊严。人们不再需要那些繁杂的法律程序,仅凭对受刑人的肉体施加折磨便可以轻松地获取口供。更重要的是,酷刑的发明和使用,为审讯者渲泄罪恶欲望提供了最好借口和最佳手段,使对人性的摧残变得合法化。于是乎,一批批残忍暴虐的刽子手应运而生,一套套令人发指的刑讯手段被发明出来,人类因此便多了一层灾难。

尤其对女性来说,阴刑美女更是一件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如果说,在受刑过程中,男性犯人所遭受的仅仅是肉体痛苦的话,那么,女犯人一旦被带入刑讯室,等待她的就绝不仅仅是一般的严刑拷打,而是各种令人难以想象的凌辱和针对女性身体特殊部位所施加的残酷折磨。而审讯者则会充分利用每一次这样的机会,在“审讯”借口的掩盖下,通过对女犯人肉体的折磨来寻求刺激、发泄兽欲。为了借“审讯”之机更好地发泄兽欲,许多审讯者挖空心思设计出了一套套专门对付女人的刑法,他们将其统称为“妇刑”。

相关阅读
精彩推荐:
发财机会:

重大商讯:

强军网|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强军 2010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