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政委“降职”旅政委 军报评改革会有大批这样的

发帖者:
字体:
发帖时间:2017-01-09 11:22:40

  副旅长蒋景会回忆说,那次党委会一片静悄悄,虽然没有插言,没有掌声,但几名常委都听出了弦外之音:政委这是让大伙放开手脚干。

  旅里有一块训练用地被一个厂子长期占用,属于历史遗留问题,处理起来相当棘手。旅党委安排一名副职领导前去做工作,有人通过地方领导找到旅主官想“通融通融”,结果找遍了班子成员,都是一个口径:党委的决定,个人无法变通,结果硬是把训练用地收了回来。

  训练用地收回来那天,班子成员和基层官兵脸上都乐开了花。马宝川说:“我知道,这时候我才拿到了工作‘入场券’,成为了官兵心目中名副其实的旅政委。”

  三问:快50岁还PK年轻人,为啥这么拼?

  “一个吐沫一个坑,话说出去了事就得做到,而且改革当前人心思动,我更得给大家带好头”

  晚上,记者敲开马宝川办公室的门,一股“腥味”扑面而来。马宝川两个颧骨冻得通红,头发已经湿透了,打成了缕……

  边招呼记者,他边将暖气上烘烤的面罩、手套翻了个面,记者这才知道这股“腥味”来自哪儿。

  “这3年,我身上几乎天天都有这味!”见记者表情,刚刚从滑雪训练场回来的马宝川有些不好意思。

  为啥要这么拼命?夜深人静,马宝川打开心扉:“确实,很多人都说我没必要这么拼命。我是这样看的:在首次旅党委会上,我公开表态,凡事先看我的。话说出去了,事就得做到。”

  咋做?就得盯着最难的事干。

  特战旅由11个部队的官兵组成,开展特战训练无疑最难,不少人都有畏难情绪。“大家都不会,这个时候领导不带头谁带头!”训练动员上,马宝川的话至今让人热血澎湃:“我是全旅职务最高的,你们看我的!”

  “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马宝川坦言,“我一个快50岁的人了,和十八九岁的年轻小伙拼体能,累是真累啊,最关键的还有危险!”

  “说出来不怕你笑话,第一次高空跳伞前夜,我连遗书都写好了。”马宝川说,当兵30多年,这是他第一次写遗书。旅里首次高空伞降训练,旅长、副旅长觉得太危险,轮流做工作让他别跳了,他没干。

  “我有危险,战士们就没危险?我不跳,咋好意思让人家跳?”马宝川急眼了。

  “急眼是急眼,可真上了直升机往下一看,心里是真突突啊!”直升机舱门打开那一刻,马宝川走到门前,往下看一眼,腿不自觉就有些发抖。可想起身后还有一大群新战士,他马上回过头说:“是不太稳当哈!”

精彩推荐:
发财机会:

重大商讯:

强军网|见证中华民族伟大强军 2010 版权所有